妆奁试图爆炒猪肝

如您所见,我是个炒肝爱好者,虽然不好吃,但希望您能吃一口
每次炒肝都真情实感,诚挚地邀请您吃我一口安利
喜欢被人叫昵称,喜欢评论,评论只要不被我看漏我都会回的
希望有幸被您评论◆

那些长长短短的,被散失掉的事
1.2.
每一个都可以看做是单独的小故事,彼此之间不连贯,也没有必然联系。
但我想应该还是有人能读出之间或多或少的关联吧【扯淡】
可能有些自己的私货,尽量标出注意避雷ლ(❛◡❛✿)ლ 

言词婆妈,多多包涵qwq
如果有人能给出什么建议的话那实在是感激不尽

关于手✘
八尺琼x草薙(1800年前背景)✘
大量瞎扯淡注意!✘

男人喜欢自己搭档的手。
长而白皙,手指的骨节处微微凸起,关节的转折格外富有美感,手指细瘦却充满力量感,指尖和手掌处都有一层薄薄的茧子,触感是粗糙的,微凉却不冰冷的。
说是搭档或许也不怎么完全恰当,红发的男人与黑发的剑客之间第一次碰面就充满了刻意安排的味道,那人手中那柄金光闪闪的神剑上雕了深深浅浅的花纹,凹槽里镀的金在暗处依然熠熠闪光。这是把曾经被素盏鸣尊握了又被天照大御神握过的剑,现在他被握在对面这个亲年男人手上,手上的筋微微凸起,浅浅的青色的,很好看。
总而言之,是第一眼就必然成为搭档的状况。
八咫镜的继承者是个文士,眉目之间多有些书卷气,他的工作是最后的封印和战略部署,也没少在另外两个男人之间充当磨合的润滑剂,拖他的福,就像是当年的素盏鸣尊那样,一切进展得不轻松但是还算顺利,三位神器何为一体,刺眼的光芒于天地之间轰然炸裂,巨大的蛇神应声倒地,那祭柱上慌得满头是汗的姑娘被轻柔地接下来,嘴里含含糊糊地表达着对英雄的感谢意味,看得出来她几乎要昏厥过去,或许只是骨子里的贵族气节支撑着她看那蛇首一个又一个啪嗒啪嗒落在地上,飞溅的蛇血和男人烈焰一样的发丝纠缠在一起,分不清彼此深重的内里。
黑发青年剑舞银花,金色的利器在他的掌中服帖而顺从,指甲扣击金属发出轻微却很悦耳的声响。
这是一双剑客的手,它不适合去取扇,更不适合去接白而娇嫩的夕颜,因为那纸一般的花朵一旦沾上赤焰,刹那间就会化作飞灰。
然而这是一双好看的手,握笔能握得稳稳当当,只是笔下的和歌总要被八咫笑话,白浪费了名贵的金箔纸。
男人自然也没有请搭档用这双手来给他的扇子题词了,那是把好扇子,靛青色的纸面上贴了银箔,在没有光的地方显得格外亮,只是他和其他的贵族公卿们不一样,实在是很不喜欢这些东西,就所以很少拿出来用。
八尺琼的传人喜欢剑,喜欢三味线,喜欢筝那一串弦依次被划过发出的高雅的声响,也有可能喜欢钻研深妙的武学。
或许还喜欢喜欢草薙的手吧,不过你不说我不说,又有谁知道呢?
end

✘关于抹茶
✘八尺琼x草薙【660年背景】
✘可能含有很多捏造的东西
✘可能有一些港漫梗。

练武的空档两个人喜欢坐在院子里,垫着竹制的台阶,春天就看樱花和梨花,夏天就看叶子,冬天就看雪铺满枝头白茫茫的一片,秋天如果有那就看果子,没什么可看的就看开过了季结过了实的树木主干上饱经风霜的一条条纵深的纹路,一人手里捧着一杯茶。
八尺琼擅长泡茶,草薙在这方面却根本拿不出手,每次他都会感叹为什么八尺琼一个大男人会擅长鼓捣这种东西,然后被默默地顶回去说是整个京都可能只有他一个人在这方面菜鸡如此。
“emmmm………………”
自知理亏的青年一话不发,只从喉咙里滚出一些不甘的奇妙声响,他的瞳孔里映出了对面正在泡茶的男人的身影,黑底印下的影像格外清楚。
泛起泡沫的茶水,白色的卷在一起的纹路,绿色和那男人的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真是很好看的一双手,大而有力,成拳成爪的时候狂野非常,调制茶水的时候却又细腻如此。
热气渐渐蒸腾了起来,现在是冬天,京都的雪下得格外大,刚刚比划过火炎和拳头的两个男人身体里的热度已经散的差不多了,翠色茶水隔着杯子传来的暖意就显得十分可贵。
雪,那青年的发,白的苍茫,黑得刺目。
当人们在唱现在的歌的时候,不会知道明天将要发生什么,两杯茶的冬日,火焰和武术,在某个将来的日子成为了被监牢所隔阂的默契,苍炎和蛇,藏在阴影里的黑头发,心知肚明的话不必说出来,唧唧歪歪太多的话,是容易显得婆妈的。
en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