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奁试图爆炒猪肝

如您所见,我是个炒肝爱好者,虽然不好吃,但希望您能吃一口
每次炒肝都真情实感,诚挚地邀请您吃我一口安利
喜欢被人叫昵称,喜欢评论,评论只要不被我看漏我都会回的
希望有幸被您评论◆

【Day57】玩一下老梗的字母微小说

✘不全不微ooc
✘慎重这个……下拉
✘又拉低平均水平了呢好开心哦

Adventure(冒险)
怪盗和骑士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
Angst(焦虑)
“捣蛋鬼夜闯公主闺房!”
Crackfic(片段)
公主,骑士,英雄,捣蛋鬼,恶法师。
Crime(背德)
瑞琪的单方面感受而已。
Crossover(混合同人)
“——!”
深蓝头发的青年没来得及拉住身边金发的同伴,从房檐剩下的触手粗壮有力得超乎了他的想象,那些拥挤畸形的肉块中间裂开的大口像是嗷嗷待哺的婴孩渴求母乳的嘴唇,但却溃烂恶臭,并且一直在往外冒出腥味十足的黏腻的液体。
Death(死亡)(接上)
那些无神智无灵明无意识的亵渎的肉块中有着一些还未成型的肢体和器官,他们一开一合地发出了以人类的认知水平完全没有办法理解的声响,那些魔鬼……不……比魔鬼更加不可想象的音符钻进了你的脑海,像是针线钳子一样一样撕扯着你的头颅,你想作出些什么有价值地动作,却似乎被什么东西禁锢在了原地一般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疯狂的怪物将那双你无比熟悉的蓝色眼眸吞噬,连带着金发青年最后的错愕与留恋——
——目睹了心爱之人被不可名状之物吞噬殆尽的rk感受到了作为人类的认知架构在意识海里逐渐崩塌肢解,一时间之内完全无法承受这个可怕的事实,san check,成功1d6+2,失败1d10+2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你猜最后这个大三角会在哪一环断掉?
Fantasy(幻想)
“醒了……?”
“嗯……”还有点昏沉地揉揉那一头乱糟糟的硬质的深蓝色短发,青年把肌肉流畅的胴体舒适地靠在床头上伸展着自己完美的线条,饶有趣味地看着单衣的情人白色丝质浴袍下露出的雪白滑润的肩头和金发隐匿下若隐若现的半截脖颈。
“醒了那就来吃点什么……?”
blonde and blonde,像是所有三流色情片那样直白却有效的诱惑 金发碧目雪肤花颜的情人永远值得高昂的标价 他侧身斜靠,慵懒地用熟樱色的嘴唇递上了晨醒昏沉之中的第一枚甘甜……
——一颗
——晶莹剔透的
——
——葡萄!——!???

“@◆#✘*!~/✘?%!!!!”
——真是个噩梦啊,惊魂未定的怪盗从自己飞艇上舒适地小床上惊醒时如是想。
Fetish(恋物癖)
“女王陛下……我们在团长的房间里发现了这个……”
少女火一样的红色卷发已然是巴洛克式的华美庄严,她逆光而立,将自己与新上任的骑士团长之间拉出一匹貂绒后踞的距离。不知何时她高贵的头颅再也不能如少女时代一般俏皮的四处张望,而相反的是每一个侧目都要仔细斟酌小心翼翼。
“给他放进棺椁里吧……”
“是……”
那是一枚廉价的塑料制品,黑色蝴蝶形状,自然不足以停一秒钟女王价值连城的悲伤。
First Time(第一次)
比想象中糟糕和比想象中美好。
Fluff(轻松)
“住嘴!变态!”
异口同声。
Future Fic(未来)
英雄末路,美人迟暮。
再也闹不动了的怪盗单膝跪在故人冰冷的墓碑前,看着那双丝织洋绣点珍珠的手套下已然不再滑如凝脂的高贵的手,仪态万方地放下一束白色的百合花。
Horror(惊栗)
rk对电影院里突然爆发出的一阵不合时宜的笑声感到抱歉,但是恐怖片拍的那么烂完全不能怪他笑点低,真的,更更更何况就算我是不合时宜的笑了这也不能成为瑞琪你用爆米花给我灌顶的理由好么?
Humor(幽默)
⊙⊙
↑大头贴
【真的是好冷的笑话呢】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他并不算是被欢迎的来宾,于是只好趴在房梁上看骑士下葬。
虽然他走过的房梁比一般人走过的路都多,但他却难得得为此感到些许悲哀。
“是吧 鲁比?”虽然还是华丽的转音,但却有了不易察觉的悲凉的沙哑。

——直到他看到了白色玫瑰花上随他入葬的黑色物件,他都没有再笑过了。
Kinky(变态/怪癖)
我们大家都很好奇的。
就算是弗兰克也不意外,即使他藏的很好。
Parody(仿效)
拒绝纸质铠甲风行,保护环境,从我做起。
Romance(浪漫)
“我不需要这个……”
满身是血的骑士领着怪盗的领子,因为略矮而显得动作稍有滑稽,他提着剑蹙着眉,眼瞳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冽滟水光。
“你给我活下来再说……”
Sci-Fi(科幻)
飞船的超光速让他逃出了时光的桎梏,但他却仍然没法把他的爱人带离女神的铁腕。
“这是地球那里给你发的……怎么说呢……临终遗言……之类的吧?”

“——砰!”
Smut(情/色)
金发的骑士卸下厚重的铠甲,在情人的进犯下蜷起脚趾,眉头微蹙,神色朦胧,水蓝色的眸子像是遥远山巅纤尘不染的天池,蓄满了圣洁的美艳。
Suspense(悬念)
快打烊的时候总有一个年轻人进来,吃苦瓜。
他是那种又高挑又英俊的,到哪里都会是众人焦点的人,而我的店因为开得很偏僻,店面又很小,所以来的大多数是些中年油腻的肥宅大叔,他一个年不过25的小帅哥在那一群活着的烂肉里,实在算得上是鹤立鸡群了。
他每次都会点苦瓜,真的,我以前店里面是不备这个的,现在这个年代如果不是为了减肥之类的目的,吃苦瓜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我开店十几年来,也只遇到过两个,还包括了面前这个古怪的年轻人。
实在太奇怪了,也——现在这个年头,奇怪的人真是越来越多了啊……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怎么办……瑞琪是个蜜桃味的omega……
庄园优质钻石王老Ark 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你觉得这条裙子好看么?嗯?宝贝?”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那罗基索斯
end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