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奁试图爆炒猪肝

如您所见,我是个炒肝爱好者,虽然不好吃,但希望您能吃一口
每次炒肝都真情实感,诚挚地邀请您吃我一口安利
喜欢被人叫昵称,喜欢评论,评论只要不被我看漏我都会回的
希望有幸被您评论◆

接上条!!
永生魔女和被捡来的孩子梗……

【为什么R佬那么难画我要死了】

【为了弥补第二张线稿的不足我就写一段假文章糊弄一下吧(喂喂喂!】

这篇叫做……emmmm……呃呃呃……emmmm……orz

【厄俄斯☆】好了

在大地母神温柔地祝福下战胜了时间的神使果然没有看走眼,那个孩子真的拥有了不起的魔法天赋。然而他最终却没有成长为神使心中那光辉无比的圣殿骑模样,甚至,走上了完全相反的道路。
传说中的盗贼在风中长身玉立,任由气流卷刮他暗蓝色的头发,月光在他古怪的眼镜镜片上折出些微的闪光,不怎么扎眼却足以挡住那对见之忘俗的茜红色眼珠。

就在今夜,就在刚才,他用神使交给他的魔法打败了所有神殿的看守人,盗取了至高无上的真理之光,他修长的双指夹着那不可告人的崇高秘密,轻捷宛如一只黑猫似地在错愕的眼神注视下跳上了神殿的房檐。

那万物之母高大的塑像沐浴在月的银辉中,她慈悲而麻木,美丽而冰冷,她将能够透露情绪的双目狡黠地隐匿在石雕的面纱下面,将一切错愕和震动都委托给了她的忠仆,那圣殿骑士的首领赶来时满脸的诧异,但窃贼仍能在那张朝夕相对的脸上看出神母的面影来。

那么柔软,那么温和,那么的……

他不再提着那根愚蠢的星星魔杖,那取而代之的长剑在黑暗中闪着危险又锋利的寒光。
“我不奢求你告诉我为什么。”
他一字一顿,蹙起的眉头下那对海洋之心似的眸子里的神色和曾经训斥他不爱吃苹果时如出一辙。
多么不公平啊,怪盗一边躲避着一边出神地想。
为什么此种红颜不会化作枯骨?
为什么这样美人不会垂垂迟暮?
为什么瑞亚☆不在他的身体上刻下沧海桑田?
为什么就连萨图恩☆的镰刀也选择臣服在他的脚边?

多不公平啊……

“但我希望你至少对此做出必要的解释!!!”
他已从孩童长成翩翩美青年,为何他的时光永恒凝固,不复残酷地年华流转?

他跃起,跳高,燕子一样地离开了神殿,那双蓝色的目中倒映着的影子那般轻捷,仿佛他自风里诞生,最终要被风神收去,追求他无止息地自由的宿命。

“你终究会知道的!!!——————”
神使的耳朵最后捕捉到的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流下的话是这样的语焉不详。
他双膝发软,好似被抽走了脊柱,再也无力支撑直立的身体而不堪重负地跪倒在地。

为什么他会突然闯入自己死水一样的生命,成为该死的微澜?
为什么他又选择融入自己木石一样的灵魂,成为深处最玲珑精致的一隅?
为什么他又选择在这样的某一天突然离开,好似抽离溺水之人死死抓住的一条手臂,任由绝望和错愕涌进来?

不公平,这多不公平……

永生的神使犯了傲慢的罪过,他未曾了解过盗贼的出身,并且擅自决定了他以后“应该”拥有的人生轨迹。
于是盗贼惩罚了他,他用蜉蝣一样的生命给神使下了一个轻巧的结,诅咒他穷尽无穷的时间,去寻找那或许早在风中散失殆尽的答案。
——————————————
☆黎明女神欧若拉在希腊神话中的名字,有兴趣可以去查一下提托诺斯和她的故事
☆宙斯的母亲,时光女神
☆时间老人,宙斯的父亲克洛诺斯在罗马神话中的名字,农神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