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奁试图爆炒猪肝

如您所见,我是个炒肝爱好者,虽然不好吃,但希望您能吃一口
每次炒肝都真情实感,诚挚地邀请您吃我一口安利
喜欢被人叫昵称,喜欢评论,评论只要不被我看漏我都会回的
希望有幸被您评论◆

【r瑞】金枝(一)

✘我会写完的
✘我想讲一个故事
✘不是骑士的骑士
✘ooc……大概吧……我希望是没有的

✘灵感来自于艾略特的荒原第一章,以及荒原的灵感来源金枝

Rachel已经在这里老子爵家做了一个礼拜的女仆了。

自她逃离可恶的乡下和令人恶心的豆腐坊包办婚姻正式过了1个月,期间她偷过东西,睡过马厩,饿过肚子,淋过暴雨,可以说是尝遍了一个17岁女孩不应该在这个剥壳荔枝一样的年岁里品尝的一切苦厄,不过好在最终否极泰来,她磕磕碰碰地来到了王城,谋到了现在的这份职务,从退休的老嬷嬷手中接过那把扫帚那时开始她便深信自己已然脱离了粗鲁野蛮的乡下人身份。而身处上流社会,即使是佣人的生活,也比一辈子和豆子骡子打交道要来得美妙得多。

今天是她值后半夜。
老子爵Roy King是个了不起并且古怪的人物,他气派的住宅昭示着非凡的财力,然而这样气派的家在雇佣佣人的方面却能省则省,如果不是当天刚好有一个老嬷嬷告病回家,Rachel也不太可能替上她的位置。偌大的一幢屋子,后半夜却只派一个女佣打扫,这个任务不能说是不重,好在子爵日常起居生活也不算太过奢华,用到的房间不多,所以也没有重到不可忍受的程度。
King子爵言语不多,而且行踪莫测,Rachel一直都惊异于一个老人怎么会有如此轻捷的动作,轻捷到走路甚至都没有什么声响,如同一只翻檐的猫。而他几乎从不与佣人过多交谈,平日里和他最亲近的也是一只猫,一只名叫红宝石(Ruby)的老黑猫,而这只瘦长的老猫整天每日每夜的窝在主人的怀中睡觉,似乎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上帝啊,就当是行行好,让我快点回去睡觉吧。”
提着拖把和水桶的女仆绕过了又一个转角时恍惚了一下,或许是睡意让她的精神有些茫然,她不记得自己是否打扫过这间屋子了,或者说,她甚至不记得这个位置曾经有过这样的一间屋子,铜制的把手上雕着繁复的月桂枝,门的颜色也和其他房间有这明显的不同,Rachel没法在记忆中搜寻到这样一间古怪屋子的只言片语,她打了一个寒战,后半夜的霜重让她几乎毛骨悚然。门口微亮的烛火是“需要清理”的信号,她一边试着说服自己是疲劳导致的幻觉,一边试探性地扭开了那镶嵌华美的门把手。

“吱呀——————”
随着户枢发出的尖锐哀叫,那扇贵重的木门缓缓打开,昏黄的光线漏进了房间里,让Rachel能勉强看清屋内的摆设,非常无序,极度简单,勉强整齐,正中间是一副油画,不新,但是保养得极好,被裱在一看就十分贵重的金框里,一口钟,一盆大的出奇的黄色鸢尾花,钟不走了,鸢尾花大到看起来像是仿造品。
她咽了口唾沫,眼光不自觉地被那副看似金贵的油画吸引,她只是个没有接受过什么教育的乡下女孩,自然也就看不出这幅油画用笔的生疏与青涩。她所能感知到的全部只有画面上那金发男人精致俊美的线条和温和娴雅的神态,微侧着身子安静地笑着,坚定而从容,一双碧蓝色的眸子清澈而迷人。

——这大概就是神的模样吧?

Rachel傻傻地想着,决定简单地把这幅画理解成了主人私藏的名家之作,毕竟她听说厉害的画匠都兴画这个,神啊天使啊之类的,而King子爵家财万贯,会收一两件有眼缘的在家里就更加不奇怪了。

释然之后的女佣懒得去纠结那盆巨大的鸢尾花和停下来的钟,毕竟清扫地上的灰尘才是她应该做好的本职工作,这间屋子的地板颜色也比其他屋子要深不少,所以尘垢在上头显得特别的明显,不过好在这间屋子看上去就是不常用的,所以灰尘积得也不厚,至少稍作打扫就…………

——!!!!!——

少女呼吸一窒,门框里昏黄得灯光下赫然就是一个人的影子,被拉长的暗色遮挡了Rachel骤然收缩的瞳孔,惊诧与恐惧地尖叫霎时间提上了喉口。她的手脚冰凉地颤抖,好似全身上下的血液都逆流回了心脏,她被吓得动弹不得,一口气卡在嗓子眼难以吐出,直到来者手持的烛火映亮了他的面孔,Rachel才勉强把它送了出去。

“子爵……阁下?”
她认出了老人胸前熠熠生辉的红宝石胸针和那双血湖一样夺人目光的眼睛,这个老人是老了,但他的双目仍然年轻,狡黠而锐利。
他点点头算是回应。
意外碰见主人的女佣赶忙将拖把放回水桶,胡乱地在围裙上擦了一把手,低着头慌忙地立到一旁。
老人走上前,将手里的烛台放到了一边的桌子上,烛火映红了油画的一角,画框闪闪发亮。
然后他随手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那只红宝石(Ruby)果然又窝在他的怀里,“它是什么时候跑进来的!?”Rachel不禁心中一战。
他又示意她找个位置坐下,她乖顺地听从了。
她还听见他长出了一口气,

“他选中的原来是你啊…………”

———————————————————

Roy King子爵从小就是一个了不起而且古怪的人物。

光他的出身就无比闪耀与荣华,伴随着祝福与财富而来,更何况他还有一张赫淮斯托斯☆塑成的面容,一把塞壬亲过的嗓子和缪斯女神放在额上祝福了的双手?凡人只要拥有其中一项,便是被这俗世捧在心尖上的明珠,而Roy King他一个人便独揽三家,那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是现世的阿波罗.福波斯☆!
他是沙龙里的光明山顶☆,他是众人追捧的非洲之心☆!

不过如果他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一切,那也就无所谓古怪而了不得了
上流社会琼楼玉宇里让人眼花缭乱的莺歌燕舞他看也不看两眼,大胆地甩给了世界一个潇洒的背影,然后宣布

“Ruby,我们走!”
说完便大袍一甩,展开了人类社会学传奇学者Roy King的非凡一生。

“抱歉……子爵阁下……您的著作,我……没怎么读过……”Rachel仍旧低着头,她局促却不羞愧,对于一个连吃饱饭都要绞尽脑汁的人来说,要求她去阅读深奥人类学著作是件很过分的事。
“放心,我不会和你说这些,我年轻时写的那些小东西,也就皇家学会里那些傻子才会当个宝贝似的翻来覆去看。”

故事的开头是在50年前。
25岁所向披靡的满世界浪荡的RK子爵遭遇了人生最大最恐怖的大危机!
——他的飞行器故障了,很严重,目测马上要完。
他试着调试和挽救将要坠落的飞行器,然而于事无补,不论他这么调整机械盘,回答他的都只有红色的闪光和刺耳的警报声,主屏幕上那刺眼的一串数字在自顾自不断地减少30.29...........18.17………………
“what the fuck!?”
在上一个实验地点让核心处理器受潮了?调查哪个洞窟的时候让涡轮磕着啦?
飞行器上满载着他的调查报告,作为一名合格的学者,Roy King决定和他的研究成果共存亡。
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闭上了那对玫瑰色的眸子,安静地听着死亡的脚步声
10……9……
“Ruby……”
他唤来他的猫,把他捧在臂弯里。
……7……6……
5…………
4…………
踱步,行走
3…………
2…………

“Ruby!抓稳了!!!!”
学者Roy King一心求死,然而子爵R.K并不想把他的25岁花一样的生命交代在这里,他死死地抓住了他的猫,从飞行器上一跃而下。

“boom!——————”
冲天的火光应声亮起。
————————TBc——————
☆古希腊神话中的匠神,潘多拉就是他做的
☆就是阿波罗神
☆两颗著名大钻石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