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奁试图爆炒猪肝

如您所见,我是个炒肝爱好者,虽然不好吃,但希望您能吃一口
每次炒肝都真情实感,诚挚地邀请您吃我一口安利
喜欢被人叫昵称,喜欢评论,评论只要不被我看漏我都会回的
希望有幸被您评论◆

【魔海】遗珠(1)

国王魔x神使海au

一些片段描写的练习而已

ooc非常非常严重

真的非常严重

真的很严重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应该有后续?

thats OK的话就请


一。

早餐

魔达是不吃早餐的。

首先澄清,这并非他的奇异癖好,实在是无可奈何之下的无奈之举,有时间没人会逃避吃饭这样的好事,只是他实在是公务繁忙,你没有办法要求一个新登基的年轻国王在夜班忍不住伏案睡倒之后在第二天清晨用优雅的姿势从重重叠叠的绸缎棉被和翻覆卷曲的蕾丝睡衣里伸出一个懒腰来。

因此在这个伴着煎蛋味道的早晨从堆叠地整整齐齐的公文堆里抬起头的魔达忍不住寒毛倒竖,差点反手一剑就削了顶着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无辜脸孔的自称神使的白毛少年的翅膀。

“你在这儿做什么……不……你是怎么进来的?!我记得我让侍卫锁住我的办公室大门了?!”

揉着酸痛的太阳穴和皱成一团的眉心,少年国王用锐利的目光打量扫视着对方,他至今也没能接受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性格却截然相反的家伙是个不得了的天外来客的事实,毕竟到目前为止这家伙除了证明自己没有攻击性不是侵略者也不是间谍和给他添一些无伤大雅的堵以外再无建树,比如现在,他心里想的是暴怒地掀了海达手里的盘子然后指着大门让他顶着那对雪白雪白的美丽大翅膀怎么进来的就用怎么样的妖法滚出去,然而最终鬼使神差地做出来的确实接过那盘流着油水散发出肉类香味的培根煎蛋还他妈忍不住吊诡地尝了一口。

啧,这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摆出一副白痴表情的样子真倒胃口。

魔达这么想着别过眼神,让白发神使那双永远温柔明亮温暖的蓝色双目离开视线。然后年轻有为的新王一口一口吃完了金丝描边白瓷盘子里的鸡蛋和肉类,不知何时白皙的脸颊已然泛起一丝绯色。

二。

亲吻脸颊

“陛下……陛下……公国的使节……”女仆惶惶张张已经到了被从天而降的白色身影轻柔地打断,少女棕色瞳孔中的这一幕在艺术的高峰上达到无限的永恒,白袍的神明在晨曦的微光中自天鹅绒血色的穹幕里缓缓下落,赤橙金白的日光在他白紫相间的发顶旋出七色的光晕,修长白皙的神圣指尖轻轻按在熟睡中新王的发上,那些平日里充满着锋利,权威,力量,强势的紫灰色发丝在睡神的怀抱中柔软仿佛回到初生的母胎。威震四方的魔达国王在此刻全然卸下一切装甲,武器,仿佛一般胚胎蜷如母腹。海达付下身,在光下仿若透明的粉色薄唇在对方的脸颊上落下一个浅吻,神使的亲吻中无所谓阴影,惧怖,肉欲,肮脏,有的全乎光明,神圣,崇高与伟大的爱意。

三。

亲吻嘴唇。

女仆识趣地退了出去,她的动作安静轻巧地像一只小猫,重金的门把手与锁扣装上的一瞬发出的轻微声响像是草叶惊起涟漪那般将向来惯于浅眠的国王惊醒,他睁开血色瞳孔的那一瞬间下意识地抓住了自己发上轻轻抚动的那只手,他的豹一样的本能素质让他握住对方四指的力道强硬而不容质询,正如他霸道的欺上对方的嘴唇时的动作那样无法抗拒。
“唔——”
一口气没有提上来的神使在惊愕中几乎忘记翕动雪白的羽翼,没有做好准备的亲吻造成的缺氧让他海一样的瞳孔涣成一片酥麻的金蓝,断续的喘息和无处安放的双手昭示着他的慌乱与无措,他的手指在王的掌中蜷起又松开松开又蜷起反反复复,王的指肚上有握笔持剑磨出的薄茧而唇上却徒留少年人滚烫血液的馨香,他吞下白袍神使的一切柔软,胆怯与错愕,他牵起他的舌头共舞,让对方的口腔被自己完全征服,他咬出神使唇中水红的血液,甘美清甜,似琼浆玉液。

评论(4)

热度(77)